荆棘之光

【周江,高虐慎入】虚无之途(中上)
和小周@吸灭酒精灯 的联文,抱

【周江,高虐慎入】虚无之途(上)
和小周@吸灭酒精灯的联文 ,吹爆大大

看这章的时候就心疼我锐锐,听完黄少分析更是爆哭(含泪吞下林方糖)

故人叹(下)

剧情有些ooc,误升至真人,我真没找出来里面有什么敏感词,是乐乎太敏感了😂😂😂😂

故人叹(上)

最近听了故人叹感觉联想出来好多
  背景空架
  人物可能会有些ooc,见谅,误升至真人
————————————————————————————
  陵城的一月,大雪纷飞,俗话说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现在的陵城大抵就是这样了,君王所统治的国家民不聊生,路边随处可见的乞讨的百姓,而君王却不知悔改,整日荒淫无度,身边聚拢这一群只会说奉承的小人,而排家正是其中之一,被皇上授予丞相一职的排家先祖是先皇开国时期一直辅佐在身边的忠臣,只可惜到了排老丞相这一代,太子登基后无所作为,身边小人无数,为了家族的生存排老丞相选择与小人为伍趋炎附势。这种行为遭到了排老丞相小儿子排骨的反对,他认为暴君统治之下的王朝是不会长久的,这个王朝迟早会被推翻,理应找到一个可以造福百姓的明君来辅佐,而不是趋炎附势。但这种言论在当时来说是大逆不道的,排老丞相被他气的病倒三次,父亲和家人不会明白排骨的想法,于是他决定自己去证实。在一天午夜,他拿出早已收拾好的行礼,在排家先祖的排位磕了三个头,带着少年意气和寻找明君的想法离开排家。外面的生活不比丞相府的锦衣玉食,但排骨却觉得活的更加真实,他亲眼所见百姓疾苦,战乱,在帮助他们的同时也更加坚定了他的想法:只有结束暴君的统治,社会才会安定。
    大概就是缘分吧,排骨在那天遇到了西瓜。一个烂到不能在烂剧情,却足够排骨回忆了一生。那天下午,排骨游历到江浙一带,在一家茶馆喝茶,耳边突然传来一个女人的尖叫:"抓贼啊,有个小贼偷我的首饰"这种事在当时是很常见的,但排骨不会坐视不理,刚准备起身,结果旁边一个身影窜出,速度比他快了不知多少倍,"唰"一下揪住小贼的衣襟,不顾小贼的求饶,把他丢到那个女人的身边,脸上带着得意的微笑问:"把偷的东西交出来吧"这么动静大自然吸引了一众人围观叫好,排骨一看便知此人武功高强,一定是修炼很久。但没想到对方会是个如此俊俏的少年,阳光照在他的眼睛上反射出耀眼的光芒,微微上翘的嘴角,无不彰显出主人的魅力。女子向少年道谢,少年准备离开,忽然肩膀被人拍了拍,"少侠好武功,不知可否赏个脸与在下喝杯茶"不知为何排骨不想错过和他聊天的机会,少年不假思索的点头"好啊"。后与少年的交谈中知道少年名叫西瓜,从小无父无母,被师傅收养练就了一身功夫,学成下山。排骨从与西瓜的交谈中能感觉到西瓜虽然武功高强,却是单纯的很,在乱世能有这样的一份心性也是被他师傅保护的很好吧。看到西瓜聊天时眼中的光芒,排骨真希望真希望能保护住这束光芒,但在乱世又有谁能护得住谁呢。
     排骨与西瓜交谈甚欢,排骨把自己游历目的说给西瓜听,西瓜也是很支持排骨的想法,决定与排骨同往。有了西瓜的陪伴,排骨的旅程也不再孤独,和西瓜相处久了排骨发现西瓜还有点傲娇的属性,也是很可爱啊。
     这或许是天意,他们遇到了王月半,他被人追杀时正好来路过西瓜和排骨的住所,西瓜和排骨把他藏在了橱子中躲过一劫。出来后,王月半向排骨西瓜道谢,却只字未提被追杀的原因。排骨注意到了王月半身上那个价值不菲的玉佩,西瓜只在旁边乐乐呵呵的和王月半聊天"排骨,你说是吧"一句话拉回了排骨的思索,"嗯,对"排骨勉勉强强的说,其实他什么都没听"你他咩的都没听"西瓜忍不住炸毛了,排骨伸手给西瓜顺了顺毛,才把炸起来的西瓜摁回去。或许是西瓜自来熟吧,他和王月半聊的也很开心,排骨在旁边听他俩唠嗑无聊到爆,抓起西瓜的手来玩,内心小怨念:西瓜不理我,光和王月半说话。西瓜的粗神经没有注意到排骨怨念,倒是王月半感觉到了排骨时不时向他投来的小眼神,自然而然的把话题投到了排骨那边。害怕外面追杀的人再回来,西瓜和排骨决定让王月半和他们一起住,西瓜武功高,可以保护他,王月半很是感动。
   在相处的3年里,他们三个聊的越来越投机,自然也是经历了各种危险,王月半一直像个哥哥一样照顾着排骨,西瓜,西瓜排骨对王月半像兄弟一样。有次,排骨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王月半,王月半思索了片刻,把自己的身世告诉了他们。原来王月半是旧朝燕城的皇子,燕城被灭,王月半出逃,而王月半只是他的一个代称,他想重建燕城,他觉得排骨和西瓜可以帮他。而排骨认为王月半确实适合做这天下的王,王月半的政治才能是有的,也是帝王之胄,他说不定是未来的明君。西瓜支持他的兄弟们的决定,他们在月下痛饮,承诺永远不背叛,许下自己的承诺,王承诺会做一个明君,西瓜承诺会永远忠诚于王,保护王,排骨则希望能帮到王月半,辅助他,建立盛世

江湖再见5

自此,黄少天便在喻府待了下了,十年对于黄少天来说只是一瞬,但对于喻文州来说却是喻文州的青春,这个要求不过分,黄少天想,到时候走就是了。但到了那个时候还能潇洒的离开么? 喻文州在府内随便给他安排了个身份让他住下了,自然也不会有人在意。黄少天用人形去转了转整个府,回来后一脸气嘟嘟的表情。喻文州不解的望着他说:"少天,怎么转了一圈就气成这样了?"黄少天说:"刚开始我来的时候看你这过冷冷清清,还以为你家是寒门,没想到你哥哥们住的那么好,你们同样是儿子,为什么你就受这待遇?"喻文州听了楞了楞,还从没人关心过自己。不由微微一笑,用手揉了揉少年的脑袋:"他们过得怎么样我不知道,但我住在这已经习惯了,而且不还有你吗?"黄少天听了转怒为喜,好像想到了什么:"文州,我跟你说,有本剑圣在没人敢欺负你,我们的生活会越来越好的"听着黄少天自信满满的话,喻文州好像看到了一个站在阳光下笑容灿烂的少年,他的嘴角微微勾起,一切都会好的。 之后的日子里,黄少天作为喻文州的贴身书童整天陪在他身边,但黄少天对这个身份相当不满,明明是贴身护卫好吗,喻文州那么瘦弱,万一被人欺负怎么办。有黄少天在,喻文州脸色的笑容也多了起来,不再像以前那种公式化的微笑。这让黄少天很满意。对于喻文州的身体,黄少天对喻府是有些不喜的,看着喻文州这小身板,喻府是怎么对待他的,连个大夫人身边的下人都比他吃的好,连着他也吃了不好,在吃了喻府第N次秋葵后,黄少天终于爆发了,这TM什么东西,没吃过比这更恶心的了。黄少天在蓝溪山时什么时候受过这种待遇,哪天不是好饭好菜的,而且黄少天还特别挑。但到了喻府,每次想吐槽饭菜,但看着喻文州安静吃饭的样子,黄少天就说不出的心酸,他这些年都是那么过来的吧。黄少天能忍了这几天已经是极限了,他不想给喻文州说,因为他不想看到喻文州那无奈的表情和"跟这我让你受苦了"这种话。那就自己想办法吧,黄少天想了想。在一个月黑风高夜,黄少天再次爬上了喻府屋檐,刚爬上去,一包东西就砸在了黄少天的怀:"哎呦,郑轩你小子活腻歪了,靠靠靠,疼死本少了""哼,你小子私自跑出来还有理了?"一个闷声。"靠靠靠,老鬼,你来了"黄少天一脸惊喜"少来,你小子最近小心点,我也没时间再来看你,东西给你带来了"说完魏琛就转身想走,忽然一句话飘了过来:"要什么就传信,我让人给你送"本来有些伤心的黄少天听这话笑了出来,老鬼还是刀子嘴豆腐心啊(黄少天一直担心他会生自己的气)
      第二天中午,黄少天:"文州文州,我给你做白斩鸡"
–––––––––––––––––––––––––––––
往后时间线加快,解锁本文新人物。

江湖再见4

       在喻府待的这段时间,黄少天的日子过得是相当滋润的,好吃好喝的待着,还有美人看着,咳咳,不是美人,是美少年黄少天心里默念着。因为不能剧烈活动,所幸就趴在床上,等着投喂,这使得黄少天伤口愈合的很快,体重也长膘了不少,黄少天一脸苦大仇深的掐了一把自己的小肚子,哦,又肥了一圈。喻文州却乐得如此,这样抱起来就更舒服了。看着自己的伤口一天天愈合,黄少天有点按捺不住了,他真有点担心喻文州会在某一天把他抱到小树林,一脸为社会做贡献的样子说:"小狐狸,回归大自然吧,那才是你的家"呸,我家在蓝溪山,不是小树林,那是张佳乐那家伙待的地方,要是被他看见又得被嘲笑一番。黄少天想着想着就跑偏了。再者黄少天刚得到的情报自己不能回蓝溪山,蓝溪山被人监视了所幸就留在这里,等完成任务再说,真不知道这群道士在搞什么。黄少天知道自己说的话那人也听不懂,也就不说话,脑子却在飞快的转动起来,得找个良辰吉日变成人形啊。这要是在蓝溪山可以说的上是奇闻了,沉默寡言黄少天。
      次日,黄少天看了看太阳,今天阳光明媚,吃的也饱,就今天变人形吧。按照往常喻文州这时候正在复习功课,自己也曾在蓝溪山看过两眼方世镜前辈读过,自己看了两眼,没看懂,练剑去了。不知道这东西有什么好看的。黄少天"噌"一下变成了人形,还是那个帅气的小少年。打理好自己后,黄少天捏手捏脚的来到了喻文州的书房。果然,他在写字。黄少天嘿嘿两声准备去吓吓他,却不想喻文州开口了温柔的说"你的伤彻底好了?"黄少天正专心致志的准备绕到他身后,被他这一声反而给吓到了。"你怎么知道是我?"黄少天一脸惊奇的问。"我这里不怎么来人,但对于来的人的脚步声我自是能分辨,除了小偷那就是你了""你怎知我不是小偷?""我这里除了些书以外还真没什么好偷的,再者……"喻文州笑了笑"你身上有股奶味。"黄少天脸刷一下红了"还不是你最近给我喂得"喻文州不再打趣他:"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黄少天忽然醒悟,自己正事还没办呢:"我叫黄少天,是蓝溪山有名的剑圣,你救了我,我自然要报答你,你的眼睛我可以……"喻文州对蓝溪山自是有所耳闻,瞬间也明白了前因后果,自嘲的笑笑"不用了,那么多年我也习惯了"。黄少天不明白为什么他不接受还没等他问,喻文州笑笑开口:"那就让少天陪我10年吧"

(ps:喻文州:要是早治好了那少天又要离开我了:)
黄少天:mmp,感觉把自己卖了

江湖再见3

     喻府,小狐狸甩了甩脑袋,刚才梦里醒来的他还有些迷糊。在藏起来的时间里,或许是对少年的信任,或者是伤的太重,竟然失去了他作为狐妖的警觉,睡了过去。魏老大要是知道不得气死,嗯嗯,这觉睡得真舒服。黄少天脑补道。他准备伸个懒腰,忽然发现自己好像被什么东西禁锢住了,他好不容易反了个身,真好对这喻文州的脸,黄少天瞬间脸红了。靠,我被喻文州搂在怀里睡的,他想从喻文州的怀里爬起来,但因为刚受过伤,还是狐狸形态,所以根本从喻文州的怀里挣不开。索性也就不挣扎了,黄少天开始观察起喻文州来,嗯,白皙的脸庞,长睫毛,精致的锁骨。黄少天又一下爬在了喻文州的怀里,不能再看了太苏了ฅฅ*。喻文州早就察觉到小狐狸的动作,只是想看看小狐狸想做什么。虽然看不见,但他感觉到小狐狸害羞了〃∀〃。喻文州勾了勾嘴角,真可爱。见达到目的,喻文州也不再逗他,放下了揽着黄少天的手,黄少天见状"跐溜"一下跑下床。喻文州心下一跳:"小心点,你还有伤"这句话还是晚了一些,黄少天跳到地上的时候正巧碰到了伤口,疼的"嗷"一声叫了出来,喻文州立刻下床把他抱在怀里,有些心疼的说:"怎么样?有没有伤到哪?"黄少天有点蔫蔫的在他怀里"嗷"了一声,声音中还有点委屈。喻文州被萌到了,轻咳一声"我帮你看看"黄少天把脚行身下蹬出来。喻文州摸了摸,发现伤口没开,舒了口气。用手戳了戳小狐狸的脑袋:"怎么那么毛毛躁躁的"黄少天不服气的"哼哼"了两声,我可是蓝溪山的剑圣,岂是你个凡人能戳的,救命恩人也不行,哼╯^╰,不行。他不知道,在睡觉的时候喻文州已经戳过一次了。喻文州看他有些抵触,有些好笑的收回了手,说:"我叫喻文州,这是喻府,你在这好好养伤,伤好了回家就行"黄少天前面还听的好好的,后面就有的炸毛了,养好就回家?我还要报恩呢,我可是有恩必报的五好狐狸呢,我还有方前辈发的证书呢。喻文州发现黄少天有点不开心,轻轻的问他:"你是想回家养伤么?"黄少天要走他还真有点舍不得,但黄少天想走他也没理由拦着。黄少天听了都快跳到喻文州的脸上了,啥玩意?你就那么赶着我走?他叫啥来着,好像叫文绉绉,去你的文绉绉,我没报恩之前是不会走的。妖形态的黄少天说的话在人听来只能是:"嗷,嗷,嗷……"感觉到小狐狸的炸毛,喻文州连忙把黄少天搂在怀里给他顺毛,这只小狐狸真难伺候。
      夜晚,喻府。一只矫健的身影嗖一声窜上了喻府一个屋子的屋檐,正是黄少天,他看着眼前的漆黑:"出来吧郑轩,那么急找我什么事"一个灰蓝色的影子窜了出来:"不愧是黄少,你怎么知道是我?"黄少天一脸看傻逼一样的看着郑轩:"蓝溪山就你一个人报信的时候会把压力山大也写上"郑轩清咳一声掩饰尴尬:"黄少,我刚想装装,你就拆穿我了"话锋一转郑轩一脸严肃的说:"是魏当家让我过来的,你被轮回道馆通缉了,上了捉妖榜第一……"看着黄少天一脸无所谓的表情,郑轩继续说:"是周泽楷颁布的"黄少天缓缓开口:"这事不关周泽楷什么事,他来掺和什么"郑轩也是一脸不解:"具体我们也不清楚,只是要黄少你小心,现在的周泽楷可能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周泽楷了""嗯,我知道了""黄少,魏当家叫你回去……""nonono,蓝溪山山规第345条是什么?""额,知恩当图报""你回去告诉魏老大我在遵守蓝溪山山规"说完优雅的跳下了屋檐,留下郑轩一脸黑线,谁当时给我说蓝溪山山规是垃圾呢……
––––––––––––––––––––––––––––––

江湖再见2

    道士们搜了有一会儿了,喻文州坐在大厅里,表面和往常如旧,心里却有些紧张,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关心一个刚见过一面的小妖,大概如果被发现,他也会愧疚一生吧。道士们一个个垂头丧气的回来禀告没有,那个道士不好再说什么对喻老爷拱了拱手:"喻老爷,打扰了""哪里,仙人来办要紧的事,反到是下官照顾不周了"喻老爷客气的说,那个道士很满意喻老爷的态度,带着一匹人走了。喻文州终于松了口气。却不知不远处道士头头安排手下:"你们最近盯着大明街和蓝溪山,有情报立即汇报"有道士不明白:"崇明师兄,一个黄少天而已,即使他再厉害,也不过是个小妖,咱们有必要费那么大周折么?"那个叫崇明的人回头拍了一下那个道士的脑袋:"你没看,最新的捉妖榜上黄少天被排在了第一名,超过了曾经一直第一的叶修。你知道为什么么?因为这个任务是咱们尊贵的周泽楷大人亲自下的指令。如果真被咱们抓住了,可不止是一辈子荣华富贵那么简单"想到这崇明贪婪的笑了笑。
     兴欣堂内叶修翻着最新的捉妖榜,嘿嘿一笑:我仇恨榜终于不是第一了,黄少天这波仇恨拉的稳,只能希望黄少天自求多福了。"来,老魏,给你看个宝贝"叶修把榜单拿给来做客的魏琛,魏琛一把抓过来:"切,你能有什么宝贝"一看是榜单"你也在道馆里安排人了?"眼睛随意扫过一眼装作一脸震惊的说:"哟,老叶你终于不是仇恨榜第一了,让我看看第一是谁"看完后哈哈大笑"卧槽,是黄少天那小子,不愧是老夫的徒弟,把你给挤下去了,不过他怎么得罪周泽楷那小子了?不会他还惦记着黄少天7岁多和他比绕口令这事吧"叶修也不和他耍贫了:"黄少天没事吧,他最近不是雷劫么,先别让他出门了"魏琛一听无所谓的笑了笑:"他那自尊心,肯定会找个没人的地方遇雷劫,说不定在蓝溪山哪个犄角旮旯里呢,只要不出蓝溪山就行""报,堂主,外边蓝溪山的人说要求见魏当家"叶修朝魏琛摆了摆手:"找你的""直接让他进来就行了"魏琛不在意的说,进来的是蓝溪山的春易老,他一脸焦急的说:"魏当家,有人禀告说黄少下山了我们拦不住,他说要下山渡劫,追求……"看着魏琛那越来越黑的脸,春易老结结巴巴的说:"刺激……"魏琛一拍桌子,一声狂吼响彻兴欣堂:"去他妈的追求刺激,把他给老子找回来"(魏琛:flag不能乱立啊😭)
    喻府喻仁义见没有什么事情了,就让各自回去了,喻文州自然迫不及待的想回到院子里看看黄少天怎么样了,他把堵在小洞口的石头搬出来,探头一看,原来小狐狸已经睡着了。喻文州把小狐狸放到自己怀里,温柔一笑,这是种从未有过的感觉呢,怀里的黄少天好像也感觉到了什么往喻文州的怀里蹭了蹭,继续做他的大梦去了。感觉到小狐狸的安眠喻文州无奈的笑了笑,你睡得到好,可不知我在外面多为你着急。想这有些不解气的戳了戳小狐狸的脑袋。喻文州把他抱回屋中,摸索着给他包扎了一下伤口,动作极其轻柔,好像害怕吵醒了梦中的小家伙。
     轮回之境内,坐上的人拿着榜单阴险的笑着:"泽楷,做的不错""那江……"跪在地上的周泽楷焦急的说"只要你配合,叔父定保他无事。这件事不急,还只是个开始,妖猖狂多年,我要他们点颜色看看了"坐上之人咬牙切齿的说。
        "江……我要怎么做"
––––––––––––––––––––––––––––––
ps:这里说明一下"捉妖榜"是轮回道观的内部信息(但不是什么机密内幕,所以有势力的妖族偶尔插个人进去打探还是能打探到的),类似于悬赏榜,经常不定期刷新,对于小妖们来说是很害怕上这个榜的。但对于像叶修,魏琛等长居榜单前10的家伙经常以此为乐,因为一般道士是抓不住他们的所以没什么顾虑,他们还经常以此攀比"看,我排名又近了一名""我靠,你竟然超过我了,这群臭道士什么眼光啊"而竹妖叶修常年占据榜首,因为叶修太爱拉仇恨,所以这个榜也被戏称为"仇恨榜"